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辉眼社会网站首页辉眼社会

“无法沟通”的感慨

  • 管理员
  • 2019-08-18
  • 1065 次阅读

“无法沟通”的感慨

 

这是一段滞后半年的记录......

一个标题,一个空白的文本,一直在手边。

想记录,不想删除,一直放着......

 

2019年7月,我在北京换车去厦门,

登上了北京西—厦门北的Z307次列车。

我的铺位是4车22号下,车16点准时启动。

 

这是我第二次到厦门,很久的二次。

车启动前,21号中和下,来了两位老人。

看模样,就是南方人,应该是要返乡的。

 

个子都不高,又很瘦,看年龄应该约七十了。

我坐在铺位上,顺手帮着顺了一下箱子,

得到了“谢谢”。

 

沟通从这句“谢谢”开始,其实并不算沟通。

我原本独行,多数不喜言谈。

这次的所谓“无法沟通”,好像在我。

 

其实呢?

老人坐好了,车也就刚好启动了。

老爷子把老太的水杯、外套放好,看样子,老太在下铺。

 

他们说的话,我自然听不懂。方言太浓。

这是所谓的“无法沟通”吗?

显然不是,因为,我没必要在他们二老的方言里。

 

老太精神头挺足,看着挺和蔼,慈祥的老太。

老爷子挺体贴,做的说的不温不火,我感觉。

二老是什么家源的二老呢?难道是福建?

 

有意无意的,多看了两次老爷子。

老爷子看起来很像我的大舅。

可惜,大舅在一个月前已经过世。

 

圆脸,偏瘦,话音中庭,挺像。

老太呢?

正在这时,老太做了一个手势过来。

 

向我递过来一个苹果,

我说谢谢。我不吃。不用。

老太还在客气的递着......

 

我又说了句,真不用的。

这几秒后,老爷子说话了,

她听不懂。

 

我瞬时笑了一下一摆手,谢谢不用。

老太笑着,收回了手。

原来,老太能说一点普通话,如来吃苹果。

 

可是,听不懂普通话。

一句都听不懂。

居然是这样。

 

我问老爷子,这是回老家?

是的。

这次来北京转转?是的。

 

儿子在北京。

过来看看,这就回去了。

刚刚来送。

 

很温馨慈祥的二老。

千里迢迢,舟车劳顿。

父子、母子相聚在北京。

 

没有少出门的神色,

平淡平常的言行举动,

看着那么祥和。

 

提醒休息,提醒用餐,互相唠嗑。

我听不懂,但看得到。

常有不常见的祥和在这个长途车厢里......

 

一路,因为我的寡言,因为方言,

其实沟通并不多。

又哪来的那么多感慨呢?

 

在于,有趣的老太,

这一路,五六次递过来吃的,

这个,或者那个,或者这个,

 

笑着递过来,

我笑着婉拒,

过些时候,她换一个再笑着递过来。

 

很有趣的老太,只可惜她的好意我知道,

我的意思她明白。

仅此而已,却没办法多说其他。

 

我不懂福建方言,老太只懂自己的方言。

纷繁复杂的福建方言,我这个东北土生土长的擦肩过客。

简直了的只有微笑。

 

二老相伴一路,

转天厦门北,说了再见。

不会再见。

 

我顺势抓拍了一张二老的照片,

留作旅途中的感慨记忆。

二老的祥和。

 

各自下车了,下楼了。

我的目的地要通过地铁,

厦门北的地铁在北出口。

 

当我要左转往北出口去地铁时,

居然又遇到了前面左右观望的二老,

看样子再考虑走哪个方向离开。

 

我赶上去,他们看见我很高兴。

我问老爷子,您要怎么走,

他说,出去换车再走。

 

这个我懂,我只懂这个。

因为北出口只能去地铁。

社会车辆、公共交通必走南出口离开。

 

我给老爷子讲了,尽量慢语速,尽量字正腔圆。

老爷子听懂了。

老太看着老爷子懂了乐了。

 

最后我说了句,

出去后再问一下穿制服的员工,

把要去的地方说一下。

 

好好。

好好。

好再见。

 

各自转身。

等他们转身,

我又转过来,望望。

 

十多年未到的厦门。

偶遇的福建老太老爷子。

一路来。

 

却在厦门这个地界。

变客为主的来指路。

又是差一点的无法沟通。

 

这种邂逅,

这种一世一次的巧遇,

一路的感慨。

 

感慨在二老的温馨。

感慨在语言的障碍。

感慨在反客为主的所谓帮助。

 

其实,无所谓语言。

人在路上,风景风情过眼过心。

所谓的无法沟通,亦无碍于沟通与感慨。

 

惟愿二老安康!

祈愿若干年后,我有二老的神采。

福建老太、老爷子的举手投足、相得益彰的神采!

 

2020年220日夜

李辉补记于翌达书屋

分享到: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