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辉眼社会网站首页辉眼社会

烤串三轮车的平凡相守

  • 管理员
  • 2019-03-12
  • 1807 次阅读

烤串三轮车的平凡相守

今晚,下了高铁,坐计程车到了下塌的酒店,路很顺利,夜晚的景色很好。
下车的附近,在施工,仍有一部分作业在进行。
接近12个小时的三个城市的辗转,很累。
现在又回到了早晨出发的地方,也是要今晚继续下塌的地方。
路边,
有几个烧烤的摊位。
人,寥寥不多。
兴趣所趋,捡一家只有两个顾客的摊位坐下来,
这个摊位是一个可移动的电动三轮车,还有一个可拆装的四角亭子。六套桌椅。
摊主是年轻的一男一女,显然是夫妻俩,而且很默契。

男主人在烤架旁操作,女主人在旁边协助配合。
我点了一个鱿鱼,八个蔬菜卷。坐下来。
女主人面容姣好,年龄不大,典型的江南女子,音容里流露着安静和美好,请允许我这么判断。
男主人任劳肯干,年龄与女主人相仿,沉稳踏实,举手投足妥帖自然,比女主人不喜言辞。

女主人围绕半成品的三轮车忙来忙去,嘴上还和客人唠着嗑,也配合男主人的烧烤进程。
消费期间,路上不乏各种车型驶过,未见得他们有任何留意,他们的幸福在他们的心里。
不像我,一边吃着异地的路边摊,一边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眼睛还偶尔扫一眼驶过的那些车,那些车是谁的,要去向哪里,这个牌子他居然买得...

女主人聊起东北,聊起东北的烧烤,说在电视里看过。
我是东北的,被女主人看作是经常出门在外,其实并非是。
人散了几位,女主人说困了,刚才的这个时间大概有22点了。
等我转身结账时,她已经在邻旁的桌边颔首小休。
男主人并未收款,轻轻的喊一声女主人的名字,自然女主人又利索的起来,麻利的计算和收款,没有1块就算了。

怎么能算了呢,辛苦的夜边摊熬夜,默契的相濡以沫,和谐的月色。
当找到一个硬币补给他们时,她说谢谢。
其实更多的是我该说谢谢,谢谢你们带给我的感动与宁静。
让我撇弃车马劳顿,片刻安宁。

以后注定不再有机会再见,明天我就要离开这里。当我踏出四角棚的那一刻起,我就开始祝福他们......
当我回到房间一段时间后,隔着玻璃向下远望,微弱的小车灯光依旧在放着光亮,此时是接近午夜零点。

在一个房价每方2万起的南方城市里,在建筑工地附近的夜边摊上,有着悠然平和的烧烤三轮车,经营着再平常不过的二人世界。
无怨无悔,悠哉乐呵。

想起那年的社会话题:关于坐在自行车上笑和坐在宝马车里哭的传说。

我想,不论社会如何变迁,该有幸福的依旧会在一个小天地里自得幸福,幸福靠的还是自己的人生态度和婚姻之道。
那些喧嚣吵闹的爱情,那些纸醉金迷的享乐,终归抵不过一个悠然自得的平实的会心微笑和眉梢间流露的爱恋。

我真心祝愿这一晚留在心底的烤串三轮车的平凡相守,能直到永远,必将永恒。

未来的日子里,我会再多次想起,每每遥祝。

2014年6月18日夜
于浙江宁波首南大酒店


分享到:
Top